渣写手,偶尔涂鸦。如果在别的地方看见眉眉目目鼻口的头像和这个ID,基本还是我本人。

【叶黄】叶先生(1)

(1)


黄少天删掉了房东最近几条催他搬走的短信,点开了一个同城租房信息BBS。

黄少天是自由职业,网络写手,基本上一天20个小时蹲在家里码字,对地理位置没多高的要求。如果不是最近他租的这片突然被划进学区,他大概还会考虑再续上一年,但房东不乐意,倒贴钱催他赶紧搬走,好将租金翻倍租给那些挤破头要把孩子送进A小学的家长们。

黄少天一手拿着钱一手拿着租房合同,想了想还是没把这两样扔回房东脸上。同样的价钱换个远点儿的位置能租个宽敞两倍的屋子呢,谁还要继续在这20平出头的小鸽笼里窝着。

他在BBS里刷了一下午,给几个招租的发了短信,有一个十分钟后就回了他,问他什么时候打算来看房。

黄少天翻了翻收藏夹,把这位和刚才自己回过的招租贴对上了号。房子离自己现在住的地方三站公交,两室一厅一卫,80平米,出租的是次卧,招个同性室友。

黄少天回了条短信:“我是男的。”

对方很快回道:“好。”

这相当于也确认了对方的性别。黄少天松了口气,又回了条短信:“明天上午十点行不行?”

对方回道:“可以。”

“怎么称呼?”

“姓叶。”

黄少天将对方添加进通讯录,姓名上写了“叶先生”,点了保存,然后放下手机继续赶稿。

第二天是工作日,黄少天早起看了眼门口那条路堵车的盛况,去小区门口的早点铺买了两个酱肉包子一杯豆浆,边走边吃去看房。

他走了半个小时,找到了XX小区。小区比他想象中还要新一些,而且以这楼盘的地理位置,叶先生开出的房租有点过分便宜。太便宜了就会让人生疑,这么好的房为什么租不出去?怕是房有问题。

黄少天这么想着,做好上门看个狗窝和跟房东讨价还价的准备,按响了叶先生的门铃。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防盗门内侧传来些响动。又过了片刻,一个男人走了出来。

对方大约是刚起床没多久,睡眼惺忪,下颌上还有没来得及刮的胡茬;身材比他略高略宽一些,脸上有着长期熬夜的轻微浮肿,肤色苍白,一看就是和他一样极少出门的类型。对方身上还飘着一股淡淡的烟味,可能是个长期吸烟者。

黄少天试探着问了一句:“叶先生?”

男人点点头。“是我。”

黄少天道:“我是昨天约了上午十点来看房的。” 

男人听见这句话,瞬间清醒了不少。对方用一种近乎诧异的目光打量着黄少天,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脸,仿佛他穿了什么奇装异服似的。黄少天忍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T恤牛仔裤运动鞋,好像没什么毛病。

男人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注视不太礼貌,忙侧身让出一条通路来。“是我。请进。请问怎么称呼?”

“姓黄,黄少天。少年意气的少天下无双的天。”

黄少天话音刚落,发现对方的表情更加微妙了。

“叶先生?”

男人回过神,关上了门,带着他往客厅走。“我叫叶修,修理的修,叫名字就行了。你是学生?”

“不是,我是自由职业。学生哪有钱租这儿的房。”黄少天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回答。房子的装修很精简,基本就是铺了地板刷了墙,客厅放了张沙发,连餐桌都没有,倒是显得整个空间整洁又空旷。

他这句话似乎缓和了对方开门以来的僵硬气氛,于是叶修也笑了:“你太小瞧现在学生的消费能力了。这边来,这是出租的次卧。”

黄少天跟着男人走了过去。说是次卧其实一点也不小,而且有空调,向阳。他仔细检查了房间,确实没有一点问题,于是又问:“我能看看卫生间和厨房吗?”

“你做饭?”叶修闻言挑眉。

“偶尔做。大部分时间吃外卖。”黄少天如实回答。

对方带着他检查了这两个地方,黄少天试了试马桶的冲水和浴室的热水,似乎也没有问题。

他心里越发嘀咕了,这房看起来一点儿毛病也没有,凭什么租金比同地段的低了一千块钱。但黄少天着急搬家,也顾不得那么多,当即签了租房合同。

签合同之前他随口问了句:“您是房东还是二房东?”

叶修回道:“户主是我。”

哦,怪不得这么便宜。黄少天边签边想。户主没有摊租压力,一般人也不想天天和房东住一起,所以估计来看房的不少,但是真租了的他是头一个。

第二天黄少天就开始着手搬家了。叶先生似乎也是自由职业,时间比较宽裕,加上两边离得近,甚至还帮着他搬了几趟。

他陆陆续续搬了三天,请叶修下了三天馆子。餐桌上的话题多且杂,一来二去两人就熟络了不少。

聊天中黄少天得知叶修是做独立游戏的,团队成员分散在天南海北,所以也没有成立正式的工作室。他是个有童年的宅男,听完立刻来了兴致。

“哎你们做什么端的游戏?PC手游还是主机游戏?RPG还是ACT还是FPS?仙侠还是现代化战争还是赛博朋克?”

叶修:“手游。斗地主。”

黄少天:“……”

他又不甘心地问:“你们做独立游戏的难道不一般都很有事业追求吗?想要在游戏性和内容上搞创新吗?”

叶修点点头。“嗯。所以我们每年换一个版本的斗地主上线。”

黄少天:“……”

他打量着叶修身上的淘宝爆款IT民工格子衫,狐疑道:“每年那么多手游上线,你们做个斗地主有赚头吗?”

叶修说:“有啊。没赚头谁做啊。”

黄少天不信:“真的假的?!能赚多少?”

叶修一边嚼着饭一边伸出一根手指。

黄少天脑中盘算了一下,问道:“十万?”

叶修摇摇头,把饭咽了下去。“百万。”

“靠。”黄少天被震惊了。凭什么一个斗地主都能赚出他写七八年的钱。

但叶修看着他的表情似笑非笑,他有点摸不清对方是不是认真在回答。这世上也有那种并不喜欢别人打听自己工作信息的人,说不定这位叶先生就是这种,所以前面都是扯淡呢?

黄少天摸摸自己的鼻子,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他彻底搬进来后才发现叶先生的烟瘾真的不小。

因为工作问题两人白天都很少出卧室,黄少天偶尔站在客厅接水看到叶修推门而出,身上总是带着袅袅烟气,门内更是白雾涌动,在日光下犹如弥漫着瘴气的死地。

如果有人能靠尼古丁和焦油修得仙身,大概就是这么个场景吧。黄少天一边喝水一边盯着叶修的卧室,文思如泉涌。

但是做码农的有几个不磕点东西提神,只是一般人磕咖啡,对方磕烟而已。而且叶修从不在公共区域抽烟,浓重的烟味是从主卧的门缝里钻出来的,就公德而言对方已经仁至义尽,只差在主卧窗户上装个抽风机,所以黄少天也没提出过抗议。

不过同样是自由职业者,他的生活习惯就比对方健康多了。

黄少天早上会出门遛弯买早餐,傍晚会去健身房。虽然午晚饭都是外卖,总比速食来得健康。

他住进来一个月叶修有半个月在吃泡面。他可以确定对方并不是缺钱,只是有时候项目太赶连外卖都懒得叫。

黄少天看着垃圾袋里的泡面桶,生怕对方就这么把自己吃死了。

一天他存了稿出来上厕所,正碰上叶修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对方眼底泛青,下颌上的胡茬又长了几毫米,脸色苍白,一看又是几天几夜没休息好。

“好。”这是两人今天第一次在家里碰面,叶修冲他点点头,权当打个招呼。

黄少天忍不住吐槽:“你怎么把自己活得跟个吸血鬼似的。” 

叶修一愣,不禁莞尔。“我要是吸血鬼就好了,逮着你吸两口连泡面的力气都省了。”

黄少天嗅了一下对方身上的烟味儿,皱了皱鼻子。“免谈,被你咬一口要尼古丁中毒了。”

叶修听罢不知想到了什么,沉默片刻,突然说了声“抱歉”。

黄少天被这突如其来的道歉吓了一跳,忙挠着头解释道:“哎哎,我不反对你抽烟。我就是……”他也没想到自己伶牙俐齿了一辈子也有这么找不着话的时候,下意识地一摸兜,发现手机还在,脑中灵机一动。“对了,我要叫外卖,你吃什么?”

“什么?”叶修被他跳跃的思维弄得又是一愣,半晌才反应过来,反问:“你请?”

“想得美,你挣得比我多还好意思吃我一个体力劳动者的血汗钱。”黄少天说着已经点开外卖客户端,心里却想请你一次能让你免于防腐剂摄入太多变成千年老尸也不是不可以。

叶修听了嘴角一抽:“你知不知道我们这行的外号叫什么。”

“什么?”黄少天选了自己的黄焖鸡米饭,把手机递给叶修。

“IT民工啊。说得谁不是体力劳动者似的。”叶修笑着在他的鸡米饭后面点了数量加一,又将手机递还给他。

从那天往后黄少天的外卖从来都是一式两份。他知道叶修懒得在吃什么上动脑筋,就尽量换着样点。

叶修第一次占了他点口头便宜,后面倒是把钱全转了给他,弄得黄少天挺不好意思的。

“说请就请了吧,我虽然挣得没你多但不缺这点儿钱……”

叶修摸着下颌,点了点头。“我也觉得转来转去麻烦。不然就从你房租里扣掉吧,下个月少交点儿。”

黄少天租了这么些年房,头一次见到这么好说话的房东,让他忍不住替对方心疼起钱来:“你再扣我一个月就剩个水电网费了。这是租房还是找伴儿呢?”

叶修也有些惊奇:“我每月又不用付房租,你替我心疼什么。”

黄少天被他问得噎了一下。

对啊我是交钱的那个为什么还要心疼对方一个挣钱的呢。

隔天他早上遛弯回来看见叶修又顶着一张吸血鬼的脸和乱蓬蓬的头发从卧室走向卫生间,突然就有了答案——

大概是心疼这人挣钱不容易吧。


TBC


PS:预计2W完结(如果我不爆字的话),傻白甜短篇,会收录进叶黄个人全收录本。

关于之前很多人问的全收录本,目前确定的信息是收录《老规矩》《QWERASDFZXCV》《除夕》《Mr.Curiosity》和《叶先生》。

赠品暂定十张明信片,有6张是原来老规矩的封面(2张)+赠品(2张)、15年和16年的叶黄圣诞贺图。还有4张新图(正在画……)。

之前十区O的那两张明信片为了公平起见会原价加购。

如果我手速够快的话最早十一月底会有一宣,如果不够快的话大概是12月中开预售……

评论(52)
热度(827)

© eili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