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写手,偶尔涂鸦。如果在别的地方看见眉眉目目鼻口的头像和这个ID,基本还是我本人。

【叶黄】老规矩(1)

说好了要用北京高考命题作文来写叶黄的……我真做了。 

 

 

(1)

 

黄少天在国家队集训中心逮到了叶修。

对方正往洗手间走,人还没进去烟已经夹在指间,看见他没躲也没打招呼,就那么站在洗手间门口把烟点了等着他过来。集训中心人来人往,不少熟人停下来和他打招呼,他敷衍地回了几句就匆忙往原定的方向走,生怕某人转身溜号。

等他终于走到叶修身边对方的烟已经抽了一小半,他一把将人推进洗手间,顺手反锁上门,上下打量着一个月没见的现任国家队领队。自从对方接受了这个身份终于习惯将自己打理得人模狗样,他承认叶修把自己收拾干净了还是挺像那么回事,可惜在他们交往的这些年他没能看到几次。

他拽过叶修的领子在对方嘴上狠狠啃了一口,对方也不客气地回吻过来。半晌两人分开,他咂了咂嘴,舌头上都是香烟的苦味儿。“你还真是做惯了大爷,连待客都不选个像样点儿的地方。”

“你又没预约过,人要讲点理。”叶修笑着掐了烟,随手丢进一个开着门的隔间的马桶里。

“我去你架子还越来越大了?见你还要预约?上个月是谁去G市出差跑蓝雨去堵我的?”

“自作多情的毛病收收,你以为大热天的我愿意跑G市啊?我是去找你们家队长的。”对方说着伸手把他乱成一团的衬衫领子从外套里拽出来,慢悠悠地捋平。“出公差。”

“你要点脸成吗!你出完公差为什么要向队长打听我人在哪儿啊!短信QQ微信到底哪个不行?!而且打听完了就走了你他妈到底有什么好打听的!”他咬牙切齿地把自己的领子从对方指间抽出来。

“手机欠费。你出门了哥难道还留在蓝雨等你?”

“我人就在附近好吗,过不了两个小时就能回来。”

叶修摸了摸下巴上已经不存在的胡茬,又点了一支烟,抽了两口,过了一会儿才慢条斯理地说:“我也很忙的。”

他瞪着对方嘴角那抹笑,这态度像是摸准了喻文州一定会转告他对方来蓝雨找过自己,而自己一定会打电话联络对方——某人不能呼出可以接听,手机欠费的事情解决了。

想通了这件事之后他恨不得回到当天把乐颠颠给对方回了个电话又被约出门吃饭开房的自己掐死。荣耀也就罢了生活中心还这么脏日子可怎么过。“靠,分手吧。”

“好。”

叶修回答得太干脆,他一瞬间就被点着了:“我次奥!滚滚滚滚滚!别让我再看见你!”

“那哥先走了?”

“……”

对方嘴上这么说着却一步也没挪,抽着烟继续不咸不淡地瞥着他。他知道叶修挺喜欢看他被噎的表情,或者说对方享受自己被噎得说不出话这件事本身。

 虽然他全都知道,但还是很配合。

 

直到叶修在洗手间里制造的烟雾浓度差点触发外面最近的一个烟雾报警器,他才边咳边拽着对方走出来。叶修问他去哪儿吃午饭,他想了半天还是说随便,对方也就真的很随便地带他去食堂解决了。

不知为什么和叶修在一起时他已经习惯了不架设任何心理预期,如果对方做了什么好事算是良心发现,如果什么都没做算是常态。郑轩曾经和他说你怎么也是堂堂蓝雨副队长,对自己好点儿,徐景熙说你已经得了斯德哥尔摩,醒醒还有救。只有他知道这就是两个人最习惯的相处模式,谁也不想改变,谁也不适应改变。

吃完饭他去宿舍简单安置了自己的行李,洗了澡就直奔叶修的宿舍往对方床上一滚。叶修正叼着烟坐在电脑前复盘,见状起身去反锁了门,继续坐回来抄抄写写。

“哪场?”他把脸闷在对方的枕头上模糊不清地问。

“上周,韩国对德国。”

“我们下下周不就是和韩国?”

“对。你应该过来看看这个狂剑,他的思路和你有点儿像。”

“哦。”他爬起来凑过去和叶修一起看。

两人花了两个小时把这场比赛的复盘做完,两张凳子离得太近小动作不断,等叶修终于点下保存的那一瞬间他一把将人掀上床,压得对方不能动弹。

“这是队里,你能不能注意点影响。”叶修小心翼翼地抬高左手,以防烟灰落在床单上。他瞥见对方的动作,干脆从对方指间拈走那一小截烟头按熄在床头的烟灰缸里。

“你就是全队最大的影响好吗。是谁当初把咱俩的事儿捅出去的?是谁啊是谁啊?反正队长都知道了躲有什么用。”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脸皮厚得令人发指。”叶修感慨道。

“完全是在您指导下练就的啊,叶领队。”他坐在对方小腹上,把碍事的上衣掀到一边。

 

当初两人的相处模式太坦然,所以他一直自信没人能看出端倪来——当然说起来平均一年上1.25次床还能被抓到马脚就真的不用混了。后来在国家队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逮到机会就为所欲为,终于有一次让苏沐橙撞了个事后。

叶修大概没想瞒着苏沐橙,所以把苏沐橙拖进两人刚办完事的宿舍——他的——大大方方地介绍了一下两人的关系。他突然就被出了柜,一时半会儿还没从惊吓中恢复过来,自始至终没敢插过一句嘴。苏沐橙听完镇定得反常,一脸打开了新世界的表情笑吟吟地来回打量着两人,最后说:“嗯……真没想到呀。”

——妹子你脸上明明写着我就知道和喜闻乐见八个大字啊!他感觉更惊恐了。

叶修却跟没事儿人一样淡定地朝苏沐橙挤了挤眼:“帮我保密。”

苏沐橙笑得更开心了:“好啊。”

他抱着枕头在一边坐了整整一个小时,终于抓到机会动了动,心有余悸地问:“别人……队长知道吗?”

“我不知道呀。”苏沐橙笑眯眯地回答。

那笑容让他觉得不是什么好兆头。苏沐橙知道了就意味着楚云秀知道了,楚云秀知道了……好吧不意味什么。但苏妹子这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是怎么回事?!队长那么聪明一个人是不是更早就看出来了?

“他肯定知道。”苏沐橙走后他把自己的担忧讲给叶修听,对方挂着一脸“知道就知道了呗”的表情拍拍他的后背,“比你想的要早得多。”

再然后,不出意料地,大部分职业选手都知道了。

 

他和叶修保持这样的关系大概是最后一年了。

年初时他决定在今年的夏休期退役,并且一时半会儿还不打算告诉叶修。蓝雨内部大多已经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很快身边的知情人就集体跑来慰问。

“那你和叶修怎么办,出国办证结婚吗?”

提这事儿的郑轩立刻被他瞪了回去。“去去去去去,跟你们有一毛钱的关系?”

“你看这么多年蓝雨也没个妹子,全队都在打光棍,我们这批里就你有了着落,总得帮你盯着点以防被退货。”宋晓诚恳地说。

“卧槽脑洞开这么大你妈妈知道吗?你当这是台剧还是韩剧啊?”

“是怕你吃亏啊,他待你不好娘家人会帮你讨个说法的。”徐景熙接住了他扔过来的枕头。

他觉得这话题再接下去自己就是个傻逼,站起来把所有人轰出宿舍,砰地一声摔上门。

门一关往床上一躺,他开始在心里踹墙角。谁他妈亏了?老子喜欢叶不修管他屁事,再说了我这么好的他上哪儿找第二个去,他敢不要敢不要敢不要吗?

所有的事情都由他开始。他先喜欢上叶修,他向叶修表白,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时也是他先在接吻过程中扒了叶修的衣服。他一直占据主动权,叶修只负责全盘接收。所以如果真的已经走不下去,这段关系也应该由他结束。

他吃准了叶修还是喜欢自己的。叶修口味那么叼的人,如果真看不上谁连话都懒得说,而且这人虽然游戏里猥琐但生活中人品尚可,该说清楚的绝不拖泥带水,如果不是喜欢自己,根本不可能纵容自己穷追不舍更不可能默许了这段关系。

只是叶修那人性格就那样,在感情上十分懒,被动。你看这解决起来也很简单,他从来都是不吝主动出击的人,这叫以进为退,让对方早早习惯了这种关系,不至于随时抽身。至于这段感情能走多远,他没期待也没敢期待过,毕竟他一直凭直觉行事,从没摸清楚叶修到底在想什么。

当初他只觉得这样就已经够了,挺自由的,他喜欢。但随着十三赛季过了一半,毫无缘由地,这件事开始反复在他脑海里出现。

做职业选手时他们的生活重心都不在感情上,所以怎样的相处模式都无所谓。现在他要离开他们共同的生活圈子了,而叶修的态度让他看不透对方究竟是想把这段关系维持下去还是就此结束。

最后他还是有点儿舍不得。如果自己能努力一把留在这个行业内,比如做个教练之类的,虽然不意味着两人还能再增加多少交集,至少也不会完全从彼此的生活中剥离开。

于是他找了个机会告诉叶修自己退役的打算。开始对方听完只是嗯了一声,没做任何评论。他白了叶修一眼,继续说我想回蓝雨训练营做个教练,这次对方一本正经地回答你不合适。

靠靠靠,本剑圣职业生涯战绩辉煌,这么碉堡的教练上哪儿再弄第二个来?

叶修听完抽了口烟。没人说你不牛逼,但你的战术思路和天赋没法复制,所以你的经验对大部分训练营的小孩儿们不适用。

他沉默了半晌。他知道叶修说的是事实,但这回答还是让他想一巴掌糊上去。

 

整个世界赛期间他和叶修都没人再提过退役的事,虽然他也没忌讳其他国家队里的选手向他打听相关消息。这年他们卫冕了冠军,回国之后每天都在忙着参加记者会、庆功宴、杂志采访,直到他收拾行李和喻文州一起回G市之前再没有和叶修独处的机会。

离开北京的时候他突然轻松了很多。他想其实这不是任何人的责任,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自己放弃了,自然结束还是细水长流就随缘吧。

 

TBC

评论(21)
热度(1063)
  1. 叶不修eilinna 转载了此文字

© eilinn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