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写手,偶尔涂鸦。如果在别的地方看见眉眉目目鼻口的头像和这个ID,基本还是我本人。

【弓枪】邻居不想听(下)

上篇其实已经写完了80%,下篇很短……

上篇戳我


(下)


你懂的内容图片版戳我

你懂的内容文字版戳我

 

夜半时分,两人躺在龙卷风过境一般凌乱的床上,各自盯着天花板上的风扇发呆。

半晌库丘林坐起身来,揉着抽痛的后腰,一瘸一拐地朝浴室走去。

他打开卫生间的顶灯,灯光映亮了仍然躺在床上的卫宫的脸。对方脸上满是悔不当初的表情,库丘林靠在门框上看了一会儿,开口道:“喂——”

才说了一个字,嗓子就剧烈疼痛起来。刚才果然还是叫得太大声了。

卫宫毫无生气地躺在那里,似乎仍在努力摒弃过去几个小时的记忆。

库丘林清了清嗓子,勉强挤出几个音节:“刚才,我好像听见有人敲门。”

——就在他们在床上搞得昏天暗地的时候。

卫宫一动不动地躺着,直到一分钟后,才沉痛地点了点头。“我听见了。”

库丘林见状不再说什么,进去冲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卧室里已经不见人影,床单和被单都被换了新。库丘林擦着湿漉漉的长发光脚踩在地板上,从床头摸过烟盒,抽出一根叼在齿间。

他推开窗户,夏夜的闷热扑面而来。

库丘林侧身坐在窗沿,望着远处冬木大桥的灯光,缓缓吐出一口烟,忽然捂着脸低笑起来。

 

次日清晨,他还没醒就听见了厨房里的动静。整理好心情的卫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家中开始准备早餐,熟悉的香味弥漫了整间公寓。

正当库丘林打着呵欠翻身下床时,有人按响了门铃。卫宫闻声关了灶火走出厨房,被他从身后轻推了回去。

“我去看看。”库丘林说着套上T恤短裤走向玄关。

从猫眼看出去,门外并没有人。

可能是有人恶作剧,也可能只是一个提醒。为了确认情况,库丘林还是开门走了出去。

楼道里空空如也,但是门边放了一个小小的点心礼盒,礼盒的丝带上还插着一封信,写着至卫宫和库丘林先生。

他对这礼盒的来历毫无头绪,只得暂时捡回家。

卫宫已经做好了早饭,正一边解着围裙一边收拾餐桌,见状问道:“谁送的?”

“不知道。但是是给我们俩的。”库丘林坐在桌前抽出礼盒上的信封,拆开之后迅速扫了一眼内容,随手将信用卢恩烧掉了。

卫宫皱了皱眉。“写了什么?”

库丘林无所谓地一笑:“没什么,邻居含蓄的感谢信。”

卫宫并不十分相信这套说辞,但信已被烧毁,他也无意深究里面的内容,将手中的盘子放到了库丘林面前。“那就吃早饭吧。”

库丘林用叉子卷着盘中的意面,偷偷观察卫宫的表情。对方此刻平静如常,与昨晚做完后羞耻得恨不得当场返回英灵座的表现判若两人。

 “我有什么问题么。”卫宫注意到他的视线,狐疑地发问。

“完全没有。”库丘林立即笑道。

……邻居送点心礼盒过来希望他们晚上小声点儿的事,还是不要告诉他了吧……

——不然他可能真的会表演当场返回英灵座了。

 

 

END

 

 


评论(13)
热度(425)

© eilinna | Powered by LOFTER